您现在的位置:理论文苑 >>

理论研究助推监狱管理 “三化”建设

 理论研究助推监狱管理 “三化”建设
——监狱管理 “三化”建设断想之二

   
    监狱理论研究先行,有利于对监狱领导进行科学决策和制度创新。理论是为实践服务的,离开了实践理论就失去了自身的价值。监狱领导对监狱工作进行科学决策和制度创新,必须有监狱理论来作指导;这就要求监狱理论研究要先行,在先行中为实践寻求理论。

    2015年7月召开的全国监狱工作会议上,吴爱英部长强调:“推进新时期监狱工作,要着重理性思考,加强理论建设。各级司法行政机关要把理论研究作为重要任务抓紧抓好,为监狱工作发展提供智力支持。要切实加强监狱基础理论和应用对策研究,认真研究解决监狱改革发展中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,探索新时期监狱惩罚、改造、执法、稳定以及监狱人民警察队伍建设的特点和规律,提高工作的预见性、科学性。要加强监狱工作理论研究队伍建设,挑选政治素质好、理论水平高、业务能力强的充实到理论研究队伍中来,不断壮大理论研究队伍,着力培养一批从事监狱研究工作的领军人物和学术带头人。要重视理论研究成果的转化和应用,善于运用理论研究成果推动实际工作,通过实际工作检验理论研究成果,在实践中不断丰富、完善和发展监狱工作理论。”这样的要求少见,可见高层也注意理论研究的重要性了。沈森局长在今年的全省监狱工作会议上提出:“制定理论研究奖惩办法,科学制定调研规划,加强监狱基础理论和应用对策研究,把握新时期监狱工作的特点和规律,提高工作的预见性、科学性。加强监狱工作理论研究队伍建设,着力培养一批从事监狱研究工作的学术带头人。重视理论研究成果的转化和应用,善于运用理论研究成果推动实际工作。”这样的提法在历年来的监狱工作报告中罕见。
    但是,青海监狱理论研究现状堪忧,与外省市监狱理论研究相比,差距大。例如,江苏省监狱局领导历来重视监狱理论研究工作, 2008年12月,省局又召开了全省监狱系统人才工作会议,会议提出大力实施“212监狱系统高层次人才培养工程”,要在监狱学等5大领域选拔培养20名首席专家、100名领军人才和200名学术技术带头人,会议决定设立“创新创优人才奖”,每两年评选一次,张晶、吴旭、赵新东、张庆斌等一批在理论研究上卓有建树的民警被授予“杰出创新创优人才”称号。2009年,他们试行专业技术职务改革,设立具有全国首创性的监狱矫正官制度,矫正官共分七级,其中评选的必要条件就是要和理论研究成果紧密挂钩,这些新的政策方案,无疑更加调动和激发了广大民警进行监狱理论研究的积极性、荣誉感和使命感。江苏监狱实行的监狱学研究学术带头人制度、监狱理论研究警师制度,形成了完备的监狱理论研究网络和梯次结构,对于发现新人、培养新人发挥了积极作用。2009年局党委审时度势提出了要奋力实现“八个位居全国前列”,争当全国监狱系统排头兵的战略部署,更加强调了监狱理论研究走在全国前列的重要目标和定位,相关重大举措随之展开。目前,从局领导到局处室和监狱的负责人,都普遍活跃在理论研究的舞台上,由此带动和形成了广大民警热衷于理论研究的好风气和好氛围。确实,从科研制度安排、成果奖励、人才培养力度、应用性研究等方面,与上海相比,没有犯罪改造研究所那样的专业的科研机构,与浙江相比,没有建立独立研究所性质的基础科研网络,与北京相比,没有与科研院所联合研究的便利。而青海在机构、人员、经费方面与这些省市没有可比性,由此也带来了理念的落后、人才匮乏和创新发展后劲不足,监狱理论研究处于被边缘化的危险。
    为此,沈森局长在“三化”建设动员会上提出:“要借助外力,吸收和借鉴监狱管理“三化”建设前沿理论和经验做法,提升思想认知水平。要加强理论研究,搞清楚“三化”原因。”青海监狱的发展横向比较,我们无论在思想观念、硬件设施、经济实力上,还是在内涵素质上差距越来越大。过去我们青海监狱相对领先的一些优势和工作被内地监狱不断超越;随着党中央和上级对监狱工作的严要求,我们的基础工作、管理水平的差距日益显现;民警队伍结构、综合素质、监狱理论研究、宣传引导与新形势和任务要求也有很多的不适应。
    在江苏、上海、云南等省市推进标准化、规范化、精细化管理活动中,监狱理论研究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。因此,青海监狱管理“三化”建设中,监狱理论如何配合、如何拿出新思路,需要加以研究。


附件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 【打印】【关闭

相关文章